妓女生涯 第1章

  发信人: W&M
  标 题: 妓女生涯
  男欢女爱自古以来乃是人之常情,上自帝王将相,下至贩夫走卒皆不例外,因为这是人生的一部份,对于多数的人来说是如此。
  女人,在这方面却是扮演著经济性的角色,成为供需原理上的『供给曲线』,而男人就在这曲线上表示出他们的需求。
  所以,女人往往会在某种情况下提供她们自己成为市场上的『货源』,以求取经济条件,这是女人最原始的本钱,也是她们求取生存或满足虚荣的表征。
  虽然以上所说的是指部份女人而言,这些女人以她们原始的本钱从事这方面的经济活动。然而少部份的男人却愿意在这部份女人的身上从事『始作甬者』,让这个行业成为永不衰竭的行业。
  读者看到这里,大概都已经知道本文所谈的内容了。不错!这里所叙述的正是从事特种行业的,关于男欢女爱的一隅。
  既然是特种行业,多少有牵扯到有关于女人,以原始本能作为『经济活动』的事实。
  请看..........
  话说在南部某一乡下的小镇。
  有个叫王姥姥的妇人跟她的弟弟王大牛,出现在这乡下小镇的一户穷苦人家家中。
  原来这户穷苦人家是王姥姥的旧识,住著一对寡母孤女,寡母当地人都叫她阿彩,她的女儿叫小玲。阿彩四十出头,女儿小玲二十岁不到长得如花似玉人见人夸。
  不过小玲并不是阿彩亲生的,只是小玲是阿彩从前一位朋友的女儿,因为这位朋友命薄,在丈夫因车祸丧身后,自己也在一年后因病去世,留下当年十岁的女儿小玲。
  阿彩本身因遇人不淑,连嫁了两个丈夫后,都先后弃她而去,阿彩伤心之余决定以后不再做嫁人的打算。她把小玲视如己出,终于把她养得亭亭玉立。
  由于王姥姥与弟弟王大牛不务正业,在城里以漂亮的女孩子为工具帮她赚钱。换句话说,王姥姥是在城里经营特种营业。
  从前王姥姥旗下拥有多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帮她摇钱,王姥姥确实在那个时候弄了不少钱,所以当时她跟王大牛听信一位姓马的逍遥客把女孩子们『放』了,然后改做其他的生意。
  当时王姥姥开了一家餐厅,阿彩就在那个时候去帮佣,当时阿彩就常带著小玲一块去餐厅,所以王姥姥多少是看著小玲长大的。
  可惜,好景不常在,那王姥姥是个没有生意经的女人,这个跟与女人为摇钱的生意就大不相同了,而且大牛是老粗一个,只能吆喝而已,因此在经营不善之下,那家餐厅维持不到两年便关门大吉了。
  王姥姥与王大牛在两袖空空之后,实在难以为计,只好走回老本行。
  然而此一时而彼一时也,现在工商繁荣,百业发达,女人以特种营业为生仍大有人在,只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要她长期以此为生可不太愿意。大部份女孩子见好就收,要不然就是遇良而从,所以王姥姥现下的女孩子都维持五个以内。
  王姥姥给旗下的女孩子两条选择赚钱的路子走,这两条路是....
  一、先由王姥姥付一笔钱给来此道的女人,依她做的时间长短来决定「卖身」金额的多寡,女人开始上班后,所有的收入归王姥姥,而王姥姥可依女孩子在应付客人的表现好坏来做奖赏。不过只要在「约束」条件期间,女孩子必须无条件听从她,否则这女娃们有得一顿苦头吃,王姥姥可以让她们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。
  二、另一种来此的女孩子是自由之身,她们虽然卖身,但不拿「卖身」订金,接客时五五分帐,王姥姥提供场地,但王姥姥依然对她们有绝对的约束威严力量,只要她们仍在王姥姥的「势力范围」内。
  这日王姥姥和大牛突然出现在阿彩的家,自然有她一番的道理。
  原来王姥姥知道阿彩因为染上了绝症,可能随时都有离开人世的可能。阿彩自己每天辛辛苦苦帮人打零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,她确实是很担心自己双脚一蹬,那小玲不知道怎么处理?
  虽然小玲长大了,可是谁也不敢保証日后小玲会不会遇人不淑,而遵到像自己同样坎坷的命运?
  王姥姥因为先前有借阿彩一笔医疗费,因为阿彩实在没有钱负担自己的医疗费用。
  而王姥姥其实也不是安什么好心,她的目的其实是在小玲身上。她认为以小玲的条件,只要把她纳入旗下,保証是一棵摇钱树。所以王姥姥先以人情为攻势,再以半哄半要胁的态度来拉拢小玲母女。
  今天王姥姥是来说服阿彩的,王姥姥先将阿彩拉到一边。
  王姥姥对阿彩说:「阿彩,妳也欠了我一些钱,恐怕是无力偿还,妳的病能不能好起来很难说,不如将小玲卖给我一段时间,一方面可以享到一笔钱,做为日后小玲的打算用的,另一方面妳欠的钱也一笔勾销,并无不好!」
  阿彩听完王姥姥的话,似乎坠入五里雾中,她痛苦的思索著。
  不过最后阿彩说:「既然如此,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只怕那小丫头不肯呢?」
  王姥姥似乎胸有成竹的说:「这件事包在我身上,我可以先安排一场戏,让小玲知道男人的美妙!然后再晓以大义,跟她说她已经被男人搞过了,也没必要守著身体,迟早也要被人破瓜的。等期间过了看她要继续做或从良,反正她年纪还轻,只要不说也没有人会知道,况且做那个又不是五年、十年啦!」
  王老姥笑嘻嘻地又塞了一叠钞票给阿彩,然后说:「接著再向小玲说,妳对她有养育恩情,目前又染病在身等......我想,小玲不同意也难啦!」
  阿彩无可奈何,无精打彩的说:「好吧!一切由妳安排就是啦!」
  王姥姥见计已得逞,便不再多说。
  「好,那稍晚会有两个男人来妳家,他们自然会给小玲好看的,妳就藉故不在,那时让小玲自己在家。」
  此时是接近傍晚的时候。
  不久,阿彩同女儿小玲说:「小玲,阿母待会跟王姥姥出去一下,可能要花些时间才能回来,妳就自己弄些菜吃了,不用等阿母。」
  「知道啦!阿母。」
  小玲目送著阿彩与王姥姥、大牛走出家门,然后急忙又去赶做手工。手工是阿母向人拿回来家里做的,小玲经常帮忙做手工以贴补家用。
  小玲吃完饭后,又准备开始工作。
  突然有人来敲门,单纯的小玲把门打开,外面却站著两个彪形大汉,不过外表还算斯文,一高一矮两人都壮壮的。
  「你......你们找谁?」小玲从未见过这两个人,她正疑惑著。
  「我们是王姥姥的朋友,也是妳阿母的朋友!」
  既然是阿母认识的人,小玲便请他们进家里坐。
  两个男人坐在拥挤狭小的客厅里,各自点著一根香烟抽著,并不讲话,两人上下打量著小玲。
  此时,小玲正在忙著替他们倒茶水。
  今天小玲穿著一件宽鬆的短裙,露著两条粉白的大腿。她的屁股圆滑而饱满,两个乳房也发育得极为健全,走起路来煞是迷人,一抖一抖的。
  高的男人对著另一个男人竖起大拇指,然后望著小玲的肥屁股色瞇瞇的笑著。
  矮的男人似乎明白,于是他低沉沉地说:「小姐叫什么名字?」
  「我阿母都叫我小玲..........」小玲娇羞地冲著茶。
  「哦!真是好名字,跟人长得一样好!」
  小玲听男人夸自己,虽然表面害羞,不过心里却满心的高兴。
  「来!两位请喝茶!」
  两个男人并没有用手去接茶,高的说:「谢谢啦!我们不喝茶........」
  矮的插花说:「我们要妳的人........」
  「啊!」小玲吓一跳,她突然有不祥的预兆。
  她本能的拔腿就跑,不过两个陌生男人合力将她抱住,然后把她带进她跟阿母共同睡的房间。其实阿彩家只有一个小房间,从小玲小时就跟阿彩一起睡。
  被抱进房间后,小玲立刻被摔倒在床上。不一会功夫,小玲的衣服已被两个大汉剥得精光。
  弱女难抵大汉,在两个男人的淫威之下,小玲由原来的抵抗哭闹,变成乖顺的羔羊。
  因为那两个男人告诉她:「如果妳再不服从,就要把她姦杀后丢到海里餵鱼,妳阿母也别想活了!」
  「好嘛....我....都依....你们.........」小玲害怕得全身发抖,裸著身体缩在床角。
  「安啦!我们兄弟会好好侍候妳,就怕妳不乖........」
  「是吗....啊....我怕........」
  此时两个男人已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了。小玲从未见过男人的那东西,现在看到那种像毛毛虫模样的东西,令她更加害怕。但与其被强暴之后,还要遭杀身之祸,不如附和著他们免受皮肉之苦。
  「嘿!妳会听话吗?」那个高个儿的继续恐吓她。
  「会....会....你们....要我....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......随便你们....唔....呜........」小玲哭著说。
  「妳是说,愿意把妳给我们哥俩........」矮男人明知故问。
  小玲打颤的说:「是....我给你....们........」
  「应该说,给我们玩,让我们来替妳开苞,嘿嘿........」
  「啊....呜....呜....给你......们玩。」
  「一言为定,我们干了!」
  「呜....呜....呜........」小玲没办法,一边哭一边点头,她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,两个男人已经靠过来了。
  他们令小玲仰躺在床上,双腿分开。两个男人,一个在上一个在下。
  上面的男人是那个较矮的,他双手捧著小玲胸前两个饱满的乳房。小玲头一遭赤裸裸地面对男人,男人低下头来粗鲁的摸著乳房,两粒晶莹剔透的乳头被男人含在嘴里舔著、吸著、吹著。
  「啊....啊....哎哟....唔.........」小玲全身通电,不自觉的呻吟起来。
  下面那个男人却用手去摸她那白嫩嫩的阴丘,抓著她的阴毛,然后用手把两片阴唇拨开,他对著小玲那个小浪穴舔了起来。
  「啊....啊....啊....嗯....嗯........」小浪穴立刻浪起来,流了许多浪水。
  小玲觉得此时全身舒服,反而不太憎恨这两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。
  「嘿!好嫩的土鸡,真是美味极了,嗯.........」
  下面的男人继续玩小玲的浪穴,小玲只顾没命的浪哼轻吟。
  两个男人又把小玲翻过身来,令她趴跪著,他们一前一后虎视耽耽的看著小玲。
  小玲双腿分开翘著雪白的屁股,一对乳房摇动著,她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新的行动。
  「上吧!我等不及啦!」小玲知道那是前面那个矮个子的声音,她意识到后面那个高大的男人,大概是要干她的穴了。
  她偷偷的看那个男人的大鸡巴,「天啊!啊.......」
  小玲看到后面那根阳具,几乎像自己的小手腕一般粗,不禁暗叫苦。
  果然后面的男人一隻手摸著她的肥臀,一隻手握著那玩意顶到自己的嫩穴上。
  她一阵紧张,急得满身大汗。
  「啊....不要....不要........」小玲怕得哇哇大叫。
  「不要就打死妳!你说如何?」
  「呜....要....要....我不要....死........」
  前面那个说:「不要....就是要,待一下妳会求饶喊要哩....上吧!」
  后面的男人此时看著眼前的美女,那早已淫水连连的嫩穴摆在他眼前,使他一刻再也无法等待。
  他扬起阳具,双手紧抓著小玲的屁股用力一刺。
  「啊....啊........」小玲痛得大叫,但男人并没有停止,一下一下的戮下去,每戮一下,那小玲便痛苦的惨叫。
  男人可不怜惜她,他粗鲁的一次一次的戮进去。
  但老二仍然只进去三分之一,小玲痛得猛摇屁股,但她每摇一下,鸡巴便向嫩穴里拴了进去,最后竟然全根没入了。
  「啊....啊....啊....嗯....嗯........」男人已经猛干起来。
  「卜滋!卜滋!卜滋!」处女膜硬是被插破,小玲的嫩唇一翻一覆包著男人的大阳具,淫水和血水一併流出。
  「啊....啊....嗯....嗯....哦........」
  约过了五分鏤,小玲突然觉得嫩穴好像不再有痛楚的感觉,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。
  「滋....滋....滋....卜滋........」浪水随著大阳具的抽出而不断的往外流。
  「啊....美....哦....快....啊....用力....妹妹....哦........哦....我好痒....受....不了....嗯....用力....啊........嗯........」
  那男人知道小玲已浪起来,觉得舒服立刻加快速度猛插狂抽。
  「啊....啊........」那男人终于泄了精,他把阳具抽出来将精液射在她的浪臀上。
  此时正在浪头上的小玲反而需要,她说:「啊....再来....唔........美死人了....嗯........」
  高大的男人泄完后,另外那个男人立刻将小玲压倒,并举起她的双腿,立刻把他的鸡巴塞进她的浪穴里。
  「卜滋!卜滋!卜滋!」
  「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美....嗯哼........」
  小玲双眉深锁朱唇微启,香汗淋漓娇哼连连,任其宰割,完全意乱情迷起来。
  矮的男人力道比刚才那个还厉害,他九浅一深,左插右干,把小玲搞得浪吟不已。
  他又继续玩了十分鏤,才在小玲的淫浪声中泄了。
  事后,这两个男人才把真相说了出来,他们自称是王姥姥安排的,小玲也没说什么,望著他们扬长而去。
  不久,阿彩回来了,她望著跌落床上的小玲,母女深情使她们拥抱在一起。
  阿彩知道一切已经发生了,只好实话实说,好在小玲并没有拒绝,她说:「妈!这些年您辛苦了,而且妳有不得已的苦衷,我愿意当王姥姥的摇钱树,等一切过了之后可以重生,还好只是半年而已........」
  阿彩见小玲可以谅解自己,两人便收拾眼泪准备过几天再去履行『义务』。
  小玲在自己愿意的情形下,被阿彩带离了家,经过了火车和汽车五个多小时的路程后,到了一个小镇,在一条沿河的小街上,走进了一家人家,这就是王姥姥开设的娼寮了。
  经过了阿彩和王姥姥一番交谈,小玲留了下来,王姥姥仔细看了小玲之后,当面说明了一切,当天王姥姥就把此间的规定,什么是打炮,什么是过夜,如何分钱,都向小玲说明白了。
  王姥姥把小玲带进了一间屋子,这屋子阴暗,半间房是榻榻米的,墙板也是有著大洞,但是都用纸糊好了,房间或有一些破开的地方,倒是可以偷看隔壁房的春色。
  王姥姥又介绍了她自己的弟弟王大牛,原本小玲见过的,另外一个叫小咪的女人,是同小玲一样的妓女,还有一个叫小美的,却不住在这儿,是随时由王姥姥去叫的妓女,正所谓是自由身体,因为她不欠王姥姥的钱。
  小玲和小咪是隔房,当夜小玲睡倒了这陌生的榻榻米上,有点睡不著,翻来覆去的想著自己的未来。
  此时小咪房中,又传来了一声声的哼叫,小玲的好奇心驱,使得她在墙缝的一个破口处,偷偷的看小咪的房中。
  此时,小咪被脱得赤裸裸的。小咪是个小胖子,一对肥奶特别翘,屁股更是又高又大,脸上的脂粉擦得厚,而在小咪两条粉腿间的,却正是王姥姥的弟弟大牛,这大牛一身结实壮健的肌肉,脸上是一脸横肉,站在地上把小咪的两条粉腿,推举得高高的,一根粗黑长大的鸡巴已经进入到了小咪的嫩穴里,而不停的挺送著腰部,把小咪的床摇动得相当厉害。
  「大鸡巴哥哥,妹妹受不了啦!饶了我吧........」
  大牛伸出大巴掌,「拍!」的一声打在小咪的肥屁股上,小咪痛得「哎哟!」一声。
  大牛却说:「浪穴,摇呀!用力摇屁股!」
  小咪忍著痛,摇动著那肥屁股就像筛米似的筛了起来,嘴上浪浪的叫道:「大鸡巴哥哥!美不美........妹妹可丢了三回了....好哥哥....饶饶浪穴....吧........」
  大牛猛把小咪的一双大腿压到小咪胸前,使得肥大的屁股离开了床,悬在半空中。
  大牛一阵狠抽猛干,小咪活像似在挨打似的,屁股被大牛的腿根和卵蛋打得一声声的怪响,大牛疯狂似的抽插,小咪哀怜的求著饶:「大鸡巴....哥哥....饶了小穴吧....小穴死了........」
  大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一连十几下一干到底,终于压紧了小咪的肥屁股,「噗!噗!」的射著精。
  小咪带著喘叫著说:「大鸡巴哥哥,你终于丢了....你干死我了........」
  大牛拉出了软软的鸡巴,爬上了床仰卧在上面,小咪向大牛说:「我给你弄点水来洗吧!」
  一边说著,一边用纸把自己穴里流出来的精和淫水先擦了一擦。
  大牛却一把拉住了小咪说道:「不要水!妳用嘴舔乾净好了。」
  小咪很听话似的,跪伏在床上,竟张开了嘴,先把鸡巴含在嘴里吮了两吮,然后伸出舌尖来慢慢的从鸡巴尖儿上,往下舐。直舐到那对卵蛋儿,都给舐乾净了,才倒下身去,睡在大牛怀中。
  小咪媚声媚气的说道:「亲亲,你看我多爱你,对你的话千依百顺,可是你呀!........」
  大牛把小咪抱了抱紧,一张手在肥屁股上摸著道:「我也很爱你呀!」
  「哼!算了吧!你爱我?前天,王姥姥叫你打我,你还不是狠狠的打了我,你看........」
  小咪说著,伏在了床上,用手点著大腿根和屁股的地方说道:「这是不是你打的?直到今天,我还在痛呢!」
  「谁叫你不听话,你要知道,这儿是私娼馆,你是妓女,妓女就是给人干的,你不肯接客,不打你打谁?你只要多接客,姥姥喜欢你还来不及呢!」
  「算了吧!我不接客?真没有良心!前天我接了十五个客人,人都快被干软了,怎么还能接那个客人呢?你不是不知道,那个客人一干就是一夜。尤其讨厌的是,他还喜欢干屁眼,痛死我了,白天十四、五个打泡客,已经干得我走都走不动了,要是晚上再给他玩上一宵,我是死有份了。」
  「谁叫你这浪穴,白天丢精呢!你要是在打泡时不丢精,再多几个也无所谓呀!」
  「你说得容易,哪个打泡的不是想玩个够,大鸡巴干得狠,不丢也得丢,再说一个个大鸡巴,就是再不丢精,穴也受不了啊!」
  小玲听到耳里,看在眼里,想在心里,心想这儿还会打人呢!但想到大牛说的,只有肯挨插,姥姥就会喜欢的,倒也放了点心似的,就在濛濛中睡去了。
  一觉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了过来,洗脸的时候,姥姥叫小玲吃完了早饭就去化粧。
  这时小美也来了,正好有客人叫小美打炮。
  姥姥把人带进房之后,对小玲轻轻的说道:「小玲,你是敢做的,你到房里去偷看著小美,小美是有功夫的,你也学著点儿。」
  小咪「噗!」的一笑,拉著小玲的手,走进了小玲的房。

  原来在小玲床头的一面板壁正是小美去打泡的房间,小咪和小玲轻轻的走进了房间,向隔房看去。
  只见小美被客人搂在怀中,小美是坐在客人大腿上,却扭回头去,一根香舌,伸在客人嘴里,半闭著眼,那份骚态真是浪极了!
  客人用手去拉小美的上衣,小美就喘著气,使得那对奶子颤抖著,自己一反手,用手去握客人的粗鸡巴,然后把屁股在客人怀中一扭,猛的站了起来,一双勾魂的媚眼向客人飘著。
  客人忍不住的站了起来,脱去了上下的衣服,一根粗大的黑鸡巴早就翘了起来。
  仰身在床上,小美也已经把裙子和小裤子脱了下来,小美那一对奶子紧紧的,屁股很圆并不很大,但是却翘得很高,那张小穴有著一撮细毛,穴唇儿倒是鼓鼓的。
  小美往客人怀里一投,那鼻予里就是:「嗯哼....哼嗯....」的发著急促的声音,像是那穴已经浪得再也忍不住似的。
  害客人那里经得起这股浪声音,急忙把小美放平在床上,就马上压了上去。
  小美一边浪哼著,一边握了大鸡巴,引到了穴口上,客人狠劲的往里一插,小美浪哼了一声「哎哟!」,便抱一双脚勾住了客人的小腿,那高翘的屁股,连转带挺的一阵比一阵快,一阵比一阵紧。
  客人顶了鸡巴,由著这浪女人筛,小美那淫声浪语的叫著不停口,只听见小美叫道:「亲....亲....哥哥....好大鸡巴....干死妹妹的小浪穴了....亲....哥哥....快....快干....小....妹的....浪穴........」
  小美的眼儿微闭,唇儿轻咬,不停嘴的叫床,客人一动都不动的压在小美身上浪哼浪叫的周身在动,动得客人的大鸡巴一阵阵的舒服,不由主的用手去捏小美的肥奶。
  小美却又发出了浪叫:「大鸡巴哥哥....妹妹....乐死了........」
  这一声浪叫,却叫死了客人,原来客人已经「噗!噗!」的丢了精。
  客人软瘫的拔出鸡巴,小美把纸塞住了穴,立刻坐起来,把精液和浪水都擦在了纸上。
  小玲正想看底下的情形时,姥姥进来了,向两个人一招手,要她们出来。
  原来又有打泡客人到了,这位客人大约有三十多岁的年纪,一看小玲和小咪进来,就向小玲指,姥姥向小玲丢了个眼神,就领著客人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  顺手关上了门,客人拉小玲的手,小玲顺势倒在客人的怀中,客人把嘴亲到了小玲嘴上,小玲也把根香舌送了过去。
  这客人马上吮了起来,小玲只觉得心头一阵发热,浪水充满了小穴,客人却用手摸著小玲的屁股,小玲一阵抖颤,伸回了舌头。
  客人摸著屁股道:「好肥的屁股,妳叫什么?」
  「小玲。」她羞涩的低下了头,客人却用手仰起了小玲的脸,一面在自己脱著衣服,小玲知道这是该自己脱衣服的时候了,于是也就自动的把衣、裤脱了乾净,往客人怀里一倒。
  客人搂紧小玲,先就是一阵抚摸,摸得小玲不由自主的「哼!哼!」呻吟著,客人把小玲的大腿一分,那张没有毛的嫩穴上浪水已经流得模模糊糊了,客人一笑压上了身,小玲忙用手一握鸡巴,马上就吓了一跳。
  原来客人的鸡巴又粗又长又大,而且硬得像根木棒,但是为了好奇、为了金钱,已经不容她作思索了。
  同时,那大鸡巴头儿已经到了穴口了,客人用力一顶,小玲觉得有点痛,刚喊了一声:「哎哟!」。那大鸡巴却又是一顶,借著浪水的滑润,竟然插进了大半根。
  小玲觉得有点痛,但是比开苞时要轻微得多了,只是有些丝丝的痛,总还忍受得住,但这大鸡巴往回一抽,那大肉稜子刮著嫩穴腔子里的嫩肉时,却觉得又酸又麻。
  客人这时一手放在小玲脖子底下,一隻手却摸到了大肥屁股上,还不时在捏弄著,捏得小玲又酸、又麻、又痒。客人却一下下的狠插了起来,插到小玲由痛变成了舒服,不由自主的把小穴往上迎。
  客人一阵高兴,把整根鸡巴用力往穴里一顶,顶住了小玲的小穴花心,小玲一阵发抖,浪穴里丢了一阵阵的阴精,此时全身一遍酸麻。
  小玲正在想去享受一下那种虚无飘緲的快感时,客人却说:「小浪穴!大鸡巴哥哥努力的插妳的小穴,换妳也该动一动身体了吧!快....快扭动一下屁股........」
  说著那隻摸屁股的手,又开始在揉屁股了,小玲明白这是叫她转动那个大屁股,于是小玲就生硬而慢慢的转动了起来,这一转不要紧,那花心儿正围著大鸡巴头在绕。
  小玲只觉得自己软软的穴心花儿,在一根硬硬的大鸡巴上擦著,这一阵美快真是说也说不出,想也想不到,不由得越转越快,越转越紧,嘴里也不自主的发出了淫浪的声音。
  「哼....哼....大鸡巴哥哥....妹妹美死了........」
  「小浪穴,什么地方美?」
  「穴....小浪穴....妹妹穴心美死了....死了........」
  小玲一边浪叫著,一边又是阴精冲出了子宫,客人这时却把小玲的一双腿拉了起来,使那肥屁股高高的翘著,把那根大鸡巴狠抽猛插,插得小玲周身酸软。
  客人却顶著穴心子「噗!噗!」的射了精,小玲只觉得一股浓烫的热精,正在冲击著穴心子上,精神一振,紧跟著打了一个寒颤,那小穴心子里又丢出了阴精。
  客人拔出了鸡巴,小玲也忙用手纸塞住了穴心,一坐起来,那些精液和浪水湿透了卫生纸,连忙穿了衣服走出去。
  此时看见小咪、小美也从小美的房里走出来,自己有点不好意思,心想:「她们两人也在看自己挨插呢!」
  小玲照姥姥所教导的,替客人洗净了鸡巴,才把客人送走,自己也好好的洗净了小穴。
  就当小零把小穴才擦乾净,衣服刚穿好的时候,姥姥又进房来向小玲招手。小玲只好拖著疲倦的身子,随著姥姥又走到了外面的见客房间。
  这一回来了一个又高又大又壮的男人,穿著一件汗背心,一条短布裤子,那裤子里已经高翘起了大鸡巴,虽然是隔著一条短裤子,但是那根又粗、又壮、又长的大鸡巴,却是很容易想像得到的。
  因为那大鸡巴至少把裤子顶高了有七八寸,而且那个马眼儿印在裤子的一滴男人的淫水,已经使裤子湿了一大半了,小美和小咪好像已经惧怕他的那根大鸡巴,两人抱在了一起,不但脸上没有一丝的浪样儿,而且是吓得脸有点发著青白色,阿花心也不由得猛跳了起来。
  客人向三个女人又看了一遍,向姥姥问道:「就这么三个啊?」
  姥姥点点头,客人走近了三个妓女,三个人都有点怕。
  客人把小咪一拉说道:「就是你吧!」
  小咪心惊胆怕的笑了一笑,姥姥却一脸的笑容,送小咪和客人进房。
  小美双手一拜吐了吐舌头,姥姥已经走了出来,向小玲做著手势,是要她俩去偷看,同时姥姥也跟在后边说道:「这男人的家伙不小,不知小咪挨得住吗?」
  三个人进了房,都从板缝往里看。只见客人已经把短裤脱去,一根足有八寸多长的大鸡巴正在跳呢!小咪一边在脱裤子,一边在偷看大鸡巴,吓得有点怕的样子,客人却在说:「喂!喂!上边也一起脱掉吧!」
  小咪一声不响的连忙脱了上衣,赤身露体的往床上一躺,等待著大鸡巴的光顾。
  客人没有上床,把小咪的双腿一拉,向腰间一放,大鸡巴头向穴上一顶,小咪喊叫著:「慢....慢点!我放一点口水....可以吧!」
  客人笑了一笑,小咪吐了一大口的水在手中,往穴里涂了一些,向客人说道:「轻一点,你的太大了!」
  这客人哈哈的一笑说道:「正因为我的太大,我才选上了你,那两个小穴怕是经不住我的插入。」
  说著大鸡巴向里一顶,客人咬牙切齿就像与小咪有仇有恨似的,整个大鸡巴一插就到底。
  小咪也是咬牙切齿,却不由得呻吟的惨叫著:「妈!痛死了.........」
  客人哈哈一笑,把大鸡巴往外一抽,小咪猛感到痛似的「哎哟!」了一声。原来是大鸡巴太大了,那肉稜子刮得那穴肉生痛。
  客人却把那根鸡巴抽到了半途说道:「浪穴,好好的叫著,让大爷插你的穴,你这骚穴要是再这么苦叫,大爷就要收拾你了,快....快笑....快浪叫!」
  那大鸡巴又猛劣的狂抽猛干起来,小咪起先还浪叫了两声:「哥哥....亲哥........」
  但是叫了没几声就叫不动了,客人把小咪的腿一抬,压到了小咪的胸口,一阵狠干,小咪被干得死了过去,又被插得醒了过来,只剩下「哼!哼!」的喘息声了。
  客人却拔出了大鸡巴,把小咪一个翻身,两条腿落在地上,大屁股靠著床沿高高翘著,客人把屁股缝一分,那大鸡巴就向小咪的小屁股眼往里顶。
  小咪急得像杀猪似的叫了一声,连忙闪开了,这一闪可把客人气坏了,他那大手就往小咪的屁股上,狠狠的打了下去,五个红指头印子马上印在小咪的雪白屁股上,小咪痛得哭出声来。
  姥姥急忙得跑进了房,小咪吓得直发抖,姥姥再三的向客人陪罪,客人气凶凶的穿了裤子,向姥姥脸上一记耳光打去,打得姥姥几乎倒在地上,那客人就匆匆的走了。
  姥姥站定身子,追了出去,可是那客人已走远了。
  就在此时,却另有客人走了进来,姥姥马上一脸推笑的迎上去,把三个妓女叫到客人面前,这次客人选中了小玲。
  小玲因为看见方才的一场经过,心中还有一点心惊肉跳的,于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客人。
  这客人把小玲的两条腿扛在了肩上,使小玲觉得穴特别浅似的,而那大鸡巴一下下都顶在了穴心上,使得小玲一丢再丢,一连丢了三次。
  这时,小玲人软得动也动不了啦!等到客人丢了精,小玲连去拿盆水给客人洗鸡巴的力气都没有了,幸亏这客人并不要洗鸡巴,就丢下了钱走了。
  小玲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穴连同屁股,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,但是又不敢在屋里偷闲。
  直到晚饭过后,客人没有了,小美也回家了,小玲与小咪各自回房休息。
  突然,听见隔壁小咪的门响声,小玲连忙熄了灯向那房里一看,是姥姥和大牛进了房,小咪吓得急忙站在地上。
  姥姥手上拿了一根鸡毛撢子,向小咪一指,小咪吓得哭了。只听见姥姥说:「小贱货!妳要敢出一点声音,老娘今天就活活的打死你!」
  小咪吓得拼命的忍住啊声,但心里的怕却使她不自的抽噎。
  姥姥用鸡毛撢子一指,说道:「脱光了!」
  小咪抖抖颤颤的脱了个精光,姥姥接著向大牛一丢眼神,大牛走过去把小咪的头发一拉,按在榻榻米上,那榻榻米的高低,正好把小咪的肥屁股高翘的垫著,姥姥手中的鸡毛撢子的籐把,「颼!颼!」的两下,打得小咪的大白屁股,马上几条血印子红肿了起来。
  小咪叫喊著:「别打破了!客人不愿意玩破屁股呀!饶....饶了我吧!」
  姥姥对大牛说道:「把她屁股分开。」
  大牛用两手分开小咪的两个肥肥屁股肉,姥姥的籐条顺著小咪的屁股缝打了下去,打得很重,才打了二、三下,小咪就忍不住叫了出声:「哎哟!」这一叫却把姥姥惹火了。
  姥姥一边说著:「妳敢叫!」一边那条籐条就顺著屁股缝狠狠的抽打了下去,不到十来下,小咪的屁股已经皮破肉流了,那鲜血随著籐条冒了出来。
  而这时的小咪却连抽噎的声音都没有了,只剩下了求饶声:「姥姥....姥姥....饶了我吧!我不敢了....姥姥....饶........」
  姥姥停止了,问道:「小贱货!你的屁股让不让人插呢?」
  小咪呻吟著说道:「让人插....让人插........」
  姥姥从口袋里拿了一根棍子,有一尺多长,粗粗的是个木头做,活像一支大鸡巴,大牛分开小咪的屁股,姥姥把那根粗大的木头鸡巴对著小咪的小屁股眼,猛的插了进去,小咪顿时周身发抖,猛叫了一声「哎哟!」,就昏死了过去。
  姥姥叫大牛按住了小咪的上身,把木棍一抽一插的。此时,小咪那屁股是被打得又肿又破,屁股缝里的血和屁股上的血混在一块向外流著。
  姥姥问道:「贱货!插你屁股好不好呢?」
  小咪是死过去了无法作答,姥姥以为她不出声,就把藤条在屁股上,重重抽打了下去,小咪猛被打醒过来,周身打颤却不敢哭出声音。
  姥姥又问:「贱货!插你屁股,好不好?」
  小咪忙说:「好....好....姥姥........」
  姥姥听了,又是「颼!」的一鞭打了下去,同时说:「谁要妳叫好我,骚贱货!叫床。」
  一边说著,那大木头鸡巴就抽抽插插了起来,小咪一身冷汗痛彻心肝,却喊著:「大鸡巴哥哥....妹妹的....屁眼美死了........」
  但是喊了没几声,却又昏死了过去。
  大牛对姥姥说:「行了,真出人命也麻烦。」
  姥姥想了一想,抽出了木头鸡巴,用那籐条在小咪的大腿根上狠狠抽了几下,打得小咪打醒又死了过去,这才走出了房门,大牛把小咪放在床上伏著。就这样赤条条的伏在床上。
  小玲看得心胆俱碎,要想过去看看小咪,又怕是非惹到自己头上来,只好装著不知道,蒙著头睡觉了。
  忽然一阵插穴的声音,那是浪水太多,男人抽送时发出的「拍!拍!」肉响声。小玲心中一奇,心想这声音从那儿来的呢?
  她跳下了地板,四处寻找声音来源,找到了一个破洞,往那屋子里一看,原来姥姥这骚穴在挨插呢!而插她的男人,却是被那称是她弟弟的大牛。
  大牛仰卧在床上,姥姥倒骑在他身上,分开了两条腿把那根鸡巴套在穴里面,姥姥疯狂似地一下下的往下猛套著,那对垂下来的肥奶,跟著摇摇幌幌的。
  大牛的手在姥姥的屁股上捏著,捏得姥姥骚声浪气的叫著:「大鸡巴哥哥....美死浪穴了........」
  小玲看得发呆了,姥姥方才的火气不知道到那儿去了,这会儿又浪成这副模样。
  忽然姥姥停住了,对大牛说道:「对了!对了!今天你不能插我。我看小玲的眼圈儿很黑,这小穴大概是出了精,看来得教教她不出精的法子。明天,看样子小咪接不了几个客人,小玲要是不会忍住精,那就遭了。明天是礼拜六,客人还挺多呢!」
  大牛一听,点一点头,姥姥滑出了大鸡巴,对大牛说道:「便宜你啦!去嚐嚐新来的小穴吧!」
  大牛哈哈一笑,两人下了地,小玲明知要来找她了,急忙回到床上去假装睡著。
  果然姥姥跟大牛进了房,点上了灯,小玲一看,两人都是赤身裸体,姥姥手上拿著一根籐条,就是专门打人用的,比鸡毛撢子要粗一些,小玲吓得斜倚著身子用手塞住口,不敢喊出声音来。
  姥姥却笑嘻嘻的说道:「别怕!姥姥喜欢妳还来不及呢!不会打妳的,我看妳的眼眶很黑,大概是客人给插出阴精,对不对?」
  小玲点了点头,回不上话来,姥姥走近了床边,一边替小玲脱衣服、裤子,一边说著:「傻姑娘!到这儿是当妓女,妓女不能动真情,要忍住了自己的阴精,想法子叫男人快点儿丢精才行,要是都像妳这样,被男人一插就出了精,那妳的身子那儿吃得消啊!明天是星期六,客人一定很多,妳好好的练一练忍住阴精的功夫,男人舒服、快活就随著男人的意思玩,连叫带喊的,铁打得的男人也得丢精,自己却要忍住了别丢。来!让大牛来插你,我来教你忍精的功夫。」
  姥姥一边说著,已经把小玲脱个精光,大牛拉著小玲两条腿,把小玲的身体一翻,,叫小玲跪伏著。
  大牛从后面隔山取火的插了进去,小玲高翘的屁股,大牛的鸡巴又粗又热而且硬得很,一阵狂抽猛插,小玲穴心儿美得很,就在刚要丢精的时候,大牛有了预感,向姥姥使了一个眼色,这狠婆娘的粗籐条突然抽打在小玲的肥白屁股上。
  痛得小玲「哎哟!」一声怪叫,浪精也被吓得回去了。
  大牛用手抚摸著抽打一下的一条伤痕,说道:「浪穴!叫两声....快!快叫......」
  姥姥在一边教导著:「浪浪的叫大鸡巴哥哥........」
  小玲痛得几乎喘不出气,可是又不敢不叫,只能也假装著浪叫道:「大鸡巴哥哥....嗯....嗯......」
  就这样,姥姥教著小玲如何叫床,但是当小玲要丢精的时候,那籐条就在肥屁股上狠狠的抽打了一条伤痕,偏偏这大牛的耐力十足,足足插了两个多钟头才泄出阳精,小玲的肥屁股上有著六条伤痕,真是内外俱伤。
  小玲一夜的睡觉,很快就恢復了体力,屁股的鞭痕虽还有点隐隐作痛,但已经消了红肿,屁股依然是雪白肥嫩,要比小咪强得多了。
  小咪一直睡到十一点多才起来,走路有点为难。
  在吃饭的时候,姥姥对小咪说:「今天要是再有一点错,就打死你!」小咪吓得连一声都不敢出。
  果然,礼拜六的客人特别的多,小玲接了十五个打泡的客人,的确自己不出精就不会觉得很累。
  到了晚上十一点,又来了一个住夜的客人。
  小玲把房门关上以后,客人不叫吹灯,硬是要点著灯。
  他把小玲脱得精光的,从头看到了脚,然后用手在奶头上了一把摸,摸得小玲一阵颤抖,浪水直流。
  小玲拉住客人的手,娇声说道:「别摸了,快点插吧!」
  客人哈哈一笑,反而揉得更凶,另一隻手摸上了屁股,又揉又捏的,小玲连忙叫道:「哥....轻一点........」
  客人又是一笑,然后压上了小玲的身,他的鸡巴并不急著插入,却把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压在小玲的身上,压得小玲喘不出气来,只有一边呻吟的份。
  客人问她:「压著好不好?」
  「不好!喘....喘....喘不....出气了........」
  客人哈哈一笑,放鬆了身体,用手去挖小玲的小穴,这肥肥的肉缝里浪水还真不少,流得湿淋淋的。
  客人用手一阵挖一阵揉的,并不时的在小穴上阴核处轻轻的捏弄著,捏得小玲一阵阵的打颤著,而那浪水也一阵阵的往外流。
  客人说道:「你这浪穴,原来一根毛都没有,是个『白虎』唷!」
  「白虎怎么样?」小玲问著。
  「白虎都是浪穴!」
  「去你的!谁说的?我就是不浪,哼!」
  客人哈哈一笑,一手握著大鸡巴,一手在小穴缝上一摸,摸得小玲浪水横流,娇声叫道:「哥哥....妹妹受不了啦....快插进去吧........」
  客人把鸡巴插进了一半,小玲就喘了一口气,客人说:「是浪穴吧?」
  小玲没有回答,客人又猛力一下插到了底,顶住了小玲的穴心,然后问道:「是不是浪穴?」

  小玲被插得周身舒服无比,连忙说:「是....是....是浪穴!」
  「那么....浪穴就得浪叫,我不停地插,你就不许停嘴,给我叫床!快....快.......」客人说著,同时那大鸡巴也一下下的狠插了起来。
  小玲也觉得这男人是真会玩女人,自己的穴被干得又舒服又酥麻,不由己的叫出了口。
  「好大鸡巴哥哥....啊....美死浪穴了....插....用力插....小妹妹的浪穴吧........」
  小玲不停嘴的浪叫著,客人一下比一下重的狂抽猛插著,插到小玲只剩下喘气的力量。
  这时候客人把一手放到了小玲的肥屁股底下,一面托著屁股,一面把中指在小玲的屁眼上揉著,揉得小玲屁眼痒痒的,痒到心透骨,不由得喊道:「大鸡巴哥哥....别揉妹妹的....屁眼了....妹妹....痒死了....妹妹屁眼痒啊........」
  客人却越揉越是厉害,还把中指伸进去了一半,在里面挖弄著,挖得小玲屁眼由里痒到了外,客人却见小玲骚极浪极的样子,就问道:「浪穴!哥哥拿大鸡巴给你插屁眼,帮妳解解浪吧!」
  他一边说著,一根中指则全插进去了,那大鸡巴也顶紧了小穴而不停在转,转得小玲说不出其中著味道,心里也想叫客人拿鸡巴插插自己的屁眼。
  但是又怕痛,要想拒绝又怕姥姥的刑法,偏偏这时不争气的屁眼又痒得要命,只好浪声浪气的说:「好哥哥....你要玩....妹妹一定答应你....不过....求你轻一点!」
  客人没有回话,大鸡巴和手指同时抽了出来,叫小玲跪伏著,客人借著鸡巴上浪水的润滑,对准了小玲的屁眼,慢慢的往里送,虽然刚插入的时候,小玲有一点点痛,但是等到整根鸡巴插了进去,倒反而不觉得痛了,而且还真的可以解痒呢!
  客人不顾死活的狠抽猛插,一双手按著肥屁股肉捏捏、揉揉、打打的,小玲则不停的浪哼淫叫著:「大鸡巴哥哥....美死妹妹....的小屁眼呀....好....亲哥哥....我的大鸡巴....哥哥....你真会干....插得我....美死了....哼........」
  小玲就这样大声的浪叫了起来,叫得客人只觉得鸡巴一阵火热发涨,用力一拉小玲的腰,将大鸡巴插得深深的,然后就那么一跳一跳的丢出了精。
  小玲自己都想不到,会这么轻巧的用屁眼应付了这粗大的鸡巴哥哥,更想不到客人这么会体贴、这么会玩,心里高兴得搂紧了客人,任由著客人的一双手在自己的浪肉上摸抚。
  的确在妓女身上这么轻怜蜜爱,先行挑逗著女人的性欲再干的客人,是难得的,小玲也经过了二、三十个男人,他们都是一上手就插入,并且都是重手重脚的,所以小玲对今晚的这位客人格外的倾心。
  客人摸抚了一阵后,向小玲道:「听说你们做姑娘的,身上凡是有洞就能插,对不对?」
  「谁说的?」
  「人人都这么说,况且老鴒子也会教妳们的。好妹妹!妳的小穴和小屁眼都很好,我相信妳的小嘴儿也一定很会含鸡巴,来!给哥哥含鸡巴!」
  「嗯!」小玲似反抗、似撒娇的扭了扭身子。
  那客人却在小玲耳边轻说道:「好妹妹!妳替哥哥含一含鸡巴,只要含出来的精液,妳能吞下去,哥哥另外给妳五百元!」
  小玲心动了一动,但还容不得自己考虑时,客人已经推著她的头,往自己的鸡巴上靠,小玲也借势捲起了一双腿,把整个脸枕在客人的肚子上,那股男子气息由鸡巴的阴毛直冲进入鼻内。
  小玲的心在跳,跳得相当利害,她的小手不自主的摸著大鸡巴,由龟头一直摸到卵蛋上,此时客人的腿分得开开的,一对卵蛋在小玲的手心里,感觉沉沉的。
  小玲将大鸡巴摸弄了一阵,见那根粗壮长大的大黑棒跳了两跳,客人把小玲的头又推了一推。
  小玲慢慢的拾起了头,向客人媚媚的飘了一眼,轻声的说道:「好哥哥,你的太大了,我含不住!」
  这话虽是说得很轻,但是却使得客人听得很清楚,不由得一阵欲火上升,他将身体一倾倒睡了下去,然后用手按住小玲的头,却把脚去勾住了小玲的腰。另一隻脚伸出了小玲的大腿根,那脚指头挖著小玲的阴穴,挖得小玲又淫浪了起来。
  她望著眼前的大鸡巴,觉得那根东西真比什么都好,于是就把那樱桃小口大大的张了开来。客人见状连忙往里一顶,小玲只觉得一股十足的男人气息进了嘴里,急忙用左手握住大鸡巴根部,怕它直插进来,右手伸在客人的卵蛋上轻轻的摸著,不时也把中指伸到客人屁眼上磨一磨,却把整根粗壮的大鸡巴,像孩子吃奶似的一下下吮了起来。
  小玲嘴上是用力的吮,吮了又套,套了又吮,吮得客人舒服到脚心都发了麻,就在那小穴上用力的揉,另一隻手则在大大肥屁股上不停的抚摸,摸得小玲把粉腿分了开来,让脚指能插进小穴里。
  客人突然按住了小玲的头,自动的猛插了起来,小玲的口水顺著嘴角往外流,那双摸卵蛋的右手,伸在卵蛋底下的大鸡巴根部上不断的揉著,揉得客人一阵舒服,不由自的把鸡巴一挺,「噗!噗!」的射出了精液。
  小玲却用舌头慢慢的舔著龟头,使得客人更加舒服,把阳精射得一乾二净。
  客人的精液射满了小玲一嘴,小玲一口吞了下去,却不把这鸡巴放出口外,而用舌头绕著龟头不停的舔著,直舔到了马眼的余精全部被舔乾净,才敢放开了嘴。
  那清洁溜溜的鸡巴,自动的滑出了小玲的樱桃小口,小玲慢慢的睡回到枕头上去,搂住客人问道:「亲哥哥,你舒服不舒服吗?」
  客人点了点头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舒服得睡著了,小玲却是因为吞了阳精,反而精神百倍,一点睡意也没有了,拿了一条被单盖在客人身上,吹熄了灯。
  王姥姥的私娼馆终于出事了,那是有一天的下午,来了一个打泡的客人,王姥姥照例去叫小咪、小美和小玲出来,由客人挑选,但是却找不到小咪,姥姥很奇怪。
  客人选中了小美,小玲退回了自己的房间,由板缝看小美怎样挨插。
  小美真是个挨插的好浪穴,客人一进入了房间,小美就先送个媚眼,把一身白肉往客人怀里一送,由著客人去抱她又摸她,她始终是淫荡的笑著,就像是很久没有挨到插的女人,忽然遇到了大鸡巴似的,一团火热的,随著客人的意思转。
  客人把小美脱了个精光,然后才自己脱衣裤,小美对客人的鸡巴做著害怕的样子,说道:「哎唷!好大的鸡巴呀!那不是要插死我了!」
  她一边说著,却一边自己也脱个精光,而客人在小美这句话之下,自以为是英雄似的,把小美的屁股用力一捏,小美却淫浪的叫了一声:「亲哥哥,妹妹....痛........」
  客人欲火加深了,于是把小美平放在床上,抖起大鸡巴就往里插,小美是「哼哼唧唧」的真像挨不起、受不住这大鸡巴的狠插似的,才过一会儿的工夫,客人就丢了的阳精,丢在小美的淫穴中。
  小美马上起身替客人洗鸡巴,一句一声的叫著:「亲哥哥,记得明天要再来喔!」,然后送走了客人。
  小玲跟了出来,姥姥不见了,原来是去找小咪去了,大牛也出马去找了,这时候小美和小玲才知道是小咪带著一个小包,是她的替换衣服,就逃跑了。
  小美向小玲说道:「我早就料到了,一定有这么一天,小咪果然跑了。」
  小玲忙问:「姐姐,妳怎么料到了呢?」
  「哎唷!姥姥太厉害了,动不动就是一顿狠打,人是肉长的,打急了,还不跑吗?这一出路口就是汽车站,上了车就去远了,那儿去找呢?」
  小美是无意的在说,小玲却有意的在听,原来小玲也觉得这个地方不能长久住下去。
  想起小咪所受的那些苦打,就会令人害怕,小玲也早有逃走之意,这几天来也存了一点点客人额外赏赐,心想也找个机会,跑出大路上,跳上汽车就跑了。
  正在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,姥姥和大牛左右挟持著小咪回来了,小咪的小包提在大牛的手里。
  一进门来,姥姥就吩咐大牛说:「把她送回房去,将她全身的衣服替我脱光了。」
  大牛把小咪的衣服包往房里一丢,就把小咪送回了她房里,这时姥姥再向小美和小玲说著追小咪的经过,原来小咪身上没有一文钱,所以只能沿著公路走,而没有坐上车。
  这时大牛走了出来,姥姥问他:「衣服呢?」
  大牛回答道:「都脱光了。」
  姥姥指著大牛的脸骂道:「你这笨人哪!我叫你把她衣服脱光了,把衣服拿来。」
  大牛有点楞楞地傻傻道:「把她身上的衣服也拿来啊?」
  姥姥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对了!哼!她不是要跑吗?从今以后,永远不给她衣服穿,我看她怎么跑!」
  小美和小玲听了吓一跳,心想这个姥姥可真够厉害的,但是大牛却说:「那怎么见客啊?」
  姥姥说了一句:「你少管!」大牛就不敢再多说了,只好去把小咪的衣服都拿了出来。
  一会儿的功夫,姥姥同大牛就进了小咪的房间,但出乎意料之外的,却是姥姥并没有打小咪,反而好言好语的说道:「妳既然不愿意在我这儿做,我也不强留,可是你的欠款没有清,到如今还差我十万块呢!我现在把你转给王大嫂,你去吧!」
  说著丢了一条短裤给小咪,小咪却跪在地上苦求著不肯走,弄得小玲有点莫名其妙,怎么小咪一会儿想跑,现在又不肯走呢?
  大牛拉起小咪,给她穿上了裤子,拉著她走了出去,姥姥也回房了,小玲百思干解的望著天花板出神。
  经过了有一个多钟头功夫,小玲的房门被推开了,原来是大牛走了进来,站在床边,伸手去拉小玲的短裤子,吓得小玲忙问:「你要做什么?」
  大牛一声淫笑后,说道:「我要做什么?当然是插穴囉!今天晚上叫妳舒舒服服,尽量的丢精好了,不用忍著。」
  小玲的裤子被脱掉了,大牛也脱了个精光,然后又把小玲的上衣也脱了下来。
  「小浪穴!你被干了好多时了,大家伙也挨得住了吧!今天晚上等我好好插你一宵,让妳美一美!」
  「去你的!别吹牛了!你的鸡巴我也挨过,有什么了不得的!」
  大牛把小玲身体一翻,翻到了自己身上,两隻大手掌按在肥屁股上,一阵揉捏搓弄著,然后说道:「小浪穴!那是教妳功夫,怕妳受不了,我鸡巴上留点情呢!今晚可就不同了,我要好好的干死妳!」
  「去你的!什么想干死我,有那么容易吗?」
  大牛把一双大手在小玲身上乱摸了一阵,摸得小玲周身发骚发痒。她自动地把两条大腿分得开开的,用那个小浪穴想去套大牛的大鸡巴。
  大牛却把小玲再翻到底下,一根大鸡巴握在手上,就向小玲的嫩穴一下下的打下去,小玲觉得那不像肉似的,简直是一根铁棒,打得小穴发痛,就叫道:「哎哟!你打死我了!」
  说著的时候,却伸手下去一握,简直不得了,一点软劲也没有,并且粗得要命,可是此时自己的穴里又一直在流浪水,于是就扶著大鸡巴往穴缝里一塞,也在大牛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,大牛就狠命的往下一插。
  「哎哟....妈........」小玲觉得又烫又热,又粗又硬,撑开了整个小浪穴,而且鸡巴头一下子就顶紧了穴心,使她不由得喊了出来。
  「谁是妳妈呀?妈还会插妳吗?妈也是挨插的。」
  大牛顶住穴心了,只是说话却不马上抽插。
  小玲被顶得出不了气,只能喘著叫:「哥哥....哥哥....亲哥哥....大鸡巴哥哥........」
  「现在知道哥哥是大鸡巴了吧?来,浪浪的叫!」大牛开始了抽插起来。
  小玲只感到全身发软,一点自主力都没有似的,对于大牛叫她叫床,根本已经无力叫了,只在那里一声一声高高低低的呻吟著,一声一声「哎哟!哎哟!」的叫著。
  大牛一边抽插著,一边说:「浪穴!妳不叫啊!我可要大力干妳了。」
  说完之后,猛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与力道,插得小玲一身的浪肉都在发抖,抖颤得那么好看,阴精猛然的由子宫里喷了出来。
  她忙喊道:「大鸡巴哥哥....大鸡巴哥哥....你干死我了....亲哥哥....饶了我吧........」
  大牛追问道:「大鸡巴会不会干呢?」
  「会....太会了....我的大鸡巴哥哥!」小玲呻吟说道。
  「快....快....叫浪一点........」大牛不断催小玲浪叫。
  大牛的手在小玲的腰上一捏,捏得小玲周身一软,扭躲著大肥屁股左右的转动。
  小玲连忙浪浪的叫道:「亲哥哥....插死妹妹了....插死小穴了....小穴受不了啦....亲亲....妹妹服了....死了........」
  大牛急风骤雨的插了下去,插得小玲软瘫著喘呼、呻吟,阴精一次又一次的猛流。
  大牛忽然把大鸡巴往外一抽,仰面一睡,向小玲说:「浪穴来,把大鸡巴舔乾净再说。」
  大牛连动都不动,可是大牛往下一推,小玲猛然一醒,就伏到大牛的小肚子上,张开了嘴巴,想含一含大鸡巴头,但是嘴巴太小了,却含不全,只得伸出舌头慢慢的舔著。
  在那大鸡巴上的都是自己小穴里流出的浪精与淫水,小玲慢慢的舔乾净了,大牛却猛力的把小玲身体一番,准备重新上马再干。
  「哥哥....哥哥....休习一会儿吧,妹妹受不了啦!」小玲娇声的哀求著。
  「那就慢慢的插妳吧!」
  大牛说著,就把小玲的腿向上一推,那三角地带一条肥缝高高的翘起,大牛倒真的慢慢地插了进去,再慢慢地抽出,小玲顿时觉得美极了,舒服极了。
  「亲哥哥,这么插,真是舒服极了。」
  「对了!你把小咪送到那里去了?」小玲因为这样双腿被翘起来,就想到了小咪是常被大牛翘著大腿狠插的,所以才这么问的。
  大牛一边抽插著,一边对小玲说道:「那小骚穴自己找死,现在送到另一个地方去接客,那儿的姑娘都是整天光著屁股,在屋子里等客人上门。来玩的客人进屋看货,看顺眼了就干。」
  小玲一听,心里想这可真是地狱呀!
  大牛接著说:「这里的姑娘不听话的话,就送到那里去,妳想不想去?」
  「去你的!」小玲骂人了。
  大牛却没有回骂,但是将小玲的一双腿向她胸口一送,一用力就把大鸡巴往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进去,大腿和卵蛋子在大肥屁股上,「啪!啪!」得打得小玲穴里、穴外,无一处不痛,但是阴精又向外直流。
  小玲连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,直著的叫道:「大鸡巴....哥哥....饶我....饶了小穴....小穴不敢了.......」
  小玲的一身浪肉抖颤著,骚穴内一阵阵收缩,大牛也觉得要泄精,却猛然的拔出了鸡巴放下小玲的腿上,伏在小玲的身上问道:「骚贱货,还敢不敢骂人呢?」
  「不敢了....不敢了....哥哥,我服你了,你饶了....我吧!好哥哥........」
  「妳听话不听话?」
  「听话!听话!」
  大牛亲了一下小玲的眼睛,然后说道:「浪穴丢精丢得多了,眼圈都黑了,小心明天姥姥用籐条抽妳的小穴。」
  「亲哥哥,怎么办?都是你插的太狠了。」
  「哼....哥哥给妳帮点忙,把哥哥的精水含出来,吞下去,补一补身体,眼睛就不黑了。」
  「真的吗?我的大鸡巴哥哥。」
  小玲连忙倒伏下去,舐著大牛的龟头马眼,把嘴张得大大的套住了大鸡巴头,一手握住了鸡巴拼命的吸,吸吮了好半天,大牛的阳精才「噗!噗!」的射进了小玲的嘴里,小玲连忙一口吞了下去,再把大鸡巴舐得乾乾净净的,才上床去睡觉。
  小玲昏昏的睡去,睡了不到两个钟头,人正在热睡中,突然屁股上被人「拍!」的一声打醒了。
  小玲张开眼一看,原来是姥姥,姥姥见小玲醒了,就说:「小浪穴,没有住客人也光著屁股睡啊!」
  小玲急忙坐起来想穿衣服,姥姥止住了她,说道:「别穿了,是老客人。」
  紧跟著向屋子外面一招手,一个客人走了过来,姥姥退了出去。
  原来礼拜天一早就来了客人,这客人反手关了门,小玲是全身酸软得动不了,但是明知道要挨插了,连忙跳下去,洗了一把脸。
  客人脱光了身子睡到床上,搂住小玲问:「浪穴,昨天晚上有客住夜吗?」
  「没有啊!」
  「光著身子,会没有客人?」
  「我在等你呢!」小玲说著就去摸客人的鸡巴,就想快一点把客人打发走。
  果然这客人的鸡巴硬硬的翘了起来,小玲就拉著那大鸡巴往自己穴里送,一边「嗯哼,嗯哼」的浪哼著。
  客人用力一插,小玲觉得穴里火热热的,这是大牛留下来的成绩,但是只好忍住了痛,而且还拼命的扭著屁股,磨得那客人一阵高兴。
  小玲浪叫著:「哥哥....哥哥....大鸡巴哥哥....快用力....对....插..深一点........」
  终于浪出了客人的精液,热忽的精水泄出了一大泡,把小玲的小穴塞得满满的。
  小玲光赤著身子下了地,推开了门,拿了门口外面姥姥预备好的水,先替客人洗净了大鸡巴,然后自己好好的洗了一下小穴,才穿起了衣服走出去,但当走到小美的房门口时,听见小美叫得有点不正常。
  忙去板缝一看,原来小美这小骚穴也正在挨整,小美高翘著屁股,客人正在插著小美的屁股眼呢!插得小美惨叫苦求。
  小玲一看之下,不由得心中一跳,心想:自己被人插得死去活来的时后,大概也是这个模样,小美是有名会对付客人的,可是遇到了狠手,不也是其惨无比吗?
  正当小玲沉思之际,姥姥又来叫了。
  今天真是生意兴隆,一个上午下来,就接了十四个客人,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人已软得连饭都不想吃了。但是,饭还没吃完,客人又到了,小玲不由得不皱了皱眉头,这时姥姥瞪了她一眼,吓得小玲一声不敢响的丢下碗筷,笑嘻嘻的拉著客人进房办事。
  就这样一个接著一个的,当小玲送走第三十四位客人的时候,在姥姥面前说了一句:「唉!真吃不消了!」
  这时,小美连忙推了小玲一把,姥姥一句话也不说的瞪了小玲一眼。
  是午夜十二点了,王姥姥的大门关好了,这房子里只剩下姥姥、大牛和小玲了。
  小玲已经睡在床上了,这时姥姥和大牛进来。姥姥手中的鞭子在小玲的身上,「颼」的一声打了下去,小玲痛得尖叫了一声,大牛走上来,关心似的说道:「别出声音,否则会被姥姥打死!」
  姥姥说:「脱光了。」

  大牛不等小玲动手,就去把小玲的衣、裤脱个精光,一边脱一边说:「告訢妳,不许叫,不许哭,出了声音姥姥就打死你了,乖乖的挨打吧!这样能少挨几下。」
  姥姥向大牛示意,就把小玲按伏在床上,雪白的背部、高翘的肥屁股都朝了天。
  姥姥说道:「老娘给你一点家法瞧瞧!你是当姑娘啊!当姑娘卖的是穴,怎么啦?才三十几个客人就感吃不消了,我手里的姑娘那天不是接几十个客?老娘当年一天接过六十八个客人,妳是不知道我的厉害........」
  「姥姥我不敢了,我接客,我接........」小玲身体不能动,也明知苦头就在眼前了,只好急急的哀求。
  「哼!就接,不接的话....哼!老娘剥了妳的皮。」
  说著那鞭子「颼」的一声,抽到小玲的肥屁股上,小玲「嗯」了一声痛得彻骨,那大屁股上,立刻一条红印子。
  但紧跟著,鞭子如雨点般的打了下来,雪白的白屁股红了大片。
  大牛在一旁劝著说:「行了!别打见血,这样不好接客。」
  「姥姥啊!饶了我吧!我接....我接....多少客都接........」
  姥姥终于停了手,向小玲说:「我看著妳接,妳要不好好的接客,老娘把妳的穴给封了!」
  接著就叫大牛去插小玲的屁眼。
  大牛把小玲按伏在床沿,高翘著痛得麻木的大肥屁股,分开了屁股肉,大鸡巴向著小屁眼插了进去,小玲忍住了一切的痛,连忙浪叫著:「亲哥哥....插得妹妹屁眼儿真舒服........」
  但这声音又惨又颤的,可是并得不到大牛的怜惜,反而狠抽猛插,足足插了一个钟头,小玲两、三度昏死了过去,都被姥姥打醒了过来,总算大牛丢出了精,这才饶了小玲。
  但是,姥姥临出房的时候说:「这是小的,要是再不听话,那要狠的可多著呢!」
  小玲等姥姥和大牛一走,往床上一躺,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里里外外痛得真要死去,只能趴著睡觉。
  但是,小玲却在床上睡不著,左思右想,与其这么受活罪倒不如去死,最后想到的方法就是「逃跑」。
  第二天,小玲趁姥姥和大牛还在睡觉,偷偷的溜出大门,直奔车站而去。
  不久,小玲终于登上汽车,跑到了一个大都市,但是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。
  小玲心想:「回家的话,一定会被姥姥找得到;如果不回家,自己该上哪儿去呢?」左思右想始终想不出去路,要想活下又没有钱,而自己唯一的本钱,就是一个屁股和一个穴。
  想到姥姥说的:「姑娘就是卖穴的........」,既然已经逃出了火堆,只要不向老鴇借钱,总也能同小美一样,自由自在,不会挨打了吧?
  小玲反覆思索后,终于自己走进了一家妓女户,和老鴇一商量,真是一拍即合,并且钱也比较多,于是小玲就高高兴兴住进了妓女户,继续从事出卖肉体的工作。
  进入了妓女户后的小玲,一切都改变了,穿起了时髦的衣服,吃得好好的,无事时还跟姐妹们学著哼哼词淫浪调,偶尔也打打小牌、吃吃零食。那消半个月,小玲就被养得又肥又胖。
  每天白天睡足觉,一到华灯初上,人来客往,才是上班工作的时候,到了晚上十二点熄灯后,伴著住夜的客人睡觉,真比私娼馆高明得多了。
  不知不觉中一个月过去了,小玲省吃俭用的,不但购买了一些漂亮的衣服,而且还存了不少的钱,心想:「再过两个月下来,就可以替养母还了私娼馆的钱。」
  自己真如登上了天堂,但是最美中不足的是,此地也有打泡客人,也有住夜客人,可是总不能解决自己的性欲似的。
  这时的小玲的确是性欲旺盛,平常的客人不被插上一、两个钟头,简直是不过味,恨不能有个男人能把自己周身插个遍,那怕被打著骂著,都是舒服的。
  有时候,听到邻房的姐妹被客人插得到叫老爸叫哥的求饶的声音,真恨不能自已过去替她挨插好了。
  这一天,小玲正在屋中想著自己性欲不能满足的痛苦时,偏偏自己又没有住客,一个人睡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著,而隔壁的小惠却又是个最会叫床的浪穴。
  此时,小惠室内传来的叫声,先是:「嗯哼,好哥哥,使劲干吧....干妹妹的骚穴....妹妹给哥哥夹紧了....大鸡巴插呀....插妹妹的浪穴呀.......」
  小玲翻了一下身子,不想去听小惠那挨插时的浪叫,但是这叫床的声音却连续不断的传进耳朵。
  再过了一会儿的功夫,听见客人在说:「骚穴,夹得好,再夹........」
  紧跟著,在客人的淫笑下,小惠又浪叫了:「大鸡巴哥哥....妹妹穴心里痒....亲哥哥使劲插两下嘛........」
  小玲听得自己的小穴也一阵发痒,浪水也流了出来。
  接著又听到的是隔壁传来床动的声音,一下比一下重,客人猛力的狠插那浪穴了,小惠的叫声更浪了:「大鸡巴真好....美死....妹妹的穴了....大鸡巴真狠....大鸡巴插得小穴美....死了....大鸡巴亲哥哥....妹妹的浪穴舒服死了....美死了........」
  小玲的小穴可不美了,但小惠的浪叫声没有多久,忽然沉默了,一点声音都没有了,小玲想大概是这浪穴把客人的精浪出来了。
  一想到男人的精,小玲的小穴里一阵火热热的淫水流了出来。
  但是紧跟著就听到小惠的声音都变了味的浪叫起来:「亲祖宗....饶我吧.....大鸡巴哥呀....妹妹的穴可受不了啦....你要干死我呢....大鸡巴真要浪穴的命........我....我....求你....浪穴....受....受不了....活祖宗....我....我死了........」
  小玲心中一动,忍不住起了身,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板洞,往里面一看。
  原来小惠被客人扛起了两腿,客人正在看著小惠脸上那股受不了、挨不起的浪样,底下粗大的鸡巴正在小穴里急插著,小惠这浪穴也只有告饶的份,浪水沾湿了一大片的绵被。
  客人的鸡巴又黑又粗,狠狠的在插著,插得小惠摇头晃脑口口声声的求著:「饶....饶了小穴....活祖宗....你真是我的亲爸爸....妹妹....小穴....痛....祖宗....妹妹死了........」
  接著小惠在呻吟,客人依旧狠抽猛干著。
  看得小玲浪水直流,不由得一边看一边把手指头伸进了丝製的三角裤里,在小穴上挖著。
  正在挖得利害,而又解不了痒的时候,忽然觉得背后一阵热,被人一把抱住了,回头一看,全身都麻软了。
  原来是茶房黄仁把她抱住了,这时的小玲已经是浪到顶点了,此时天外飞来一个男人,决不管是谁,就往黄仁怀中一倒,黄仁把小玲抱上了床。
  此时,只知道自己的一身欲火烧得全身发痒,真需要有个男人狠狠的插她一顿,她的小穴才会过癮舒服的,何况黄仁的结实身体抱住了小玲,那粗大的手把小玲脱个精光,并不断的在那一身又嫩又浪的肉上摸著呢!
  「亲亲....干妹妹吧!妹妹痒死了........」小玲分开了两腿,竟等著黄仁狠插她的小穴呢!
  黄仁却慢慢的伏到小玲身上,大鸡巴头在小玲的小穴口上磨了一磨。
  小玲没有注意黄仁的鸡巴到底是什么样儿,只是分开了两条腿,希望黄仁能狠狠的插了进来。等到黄仁的鸡巴插进了小穴,这才发觉黄仁的鸡巴是特别的粗大。
  小玲只觉得穴里被插得发热,但热得好受,于是她把那屁股在下面也就摇幌了起来,嘴里浪声的哼著:「喔....亲哥哥....你的鸡巴太好了....插得妹妹小穴美死了....啊唷....浪妹妹的浪水....又流出了....亲哥哥....你动啊....你插啊....插妹妹的小浪穴啊....快插....再使劲....插死我吧!」
  这一阵小玲的浪水流出的特别多,黄仁大半根鸡巴被这浪水泡得湿淋淋的,鸡巴不由得一涨,又粗大了一些,于是就开始猛力的抽插起来。
  小玲是如逢甘霖,用力分开两腿,黄仁那一下下的狠插,都点点命中花心,美得小玲直叫道:「大....大鸡巴....亲....亲哥哥....你....插....插得小穴....美死了....大鸡巴哥........」
  黄仁心想这小穴倒挨得住狠插啊!于是,腰部猛力一挺,鸡巴全根插进了小穴中,直抵到了穴花心上,鸡巴头整个进入了子宫里面去。
  小玲到此时才知道了黄仁的大鸡巴有多么利害,原来这大鸡巴头一进了子宫,那小穴就会又痛、又麻、又酸又痒的,真有说不出口的滋味。
  「噯唷,大鸡巴哥哥,亲鸡巴哥哥,慢一点儿....小穴痛啊........」
  黄仁一听小玲求饶了,却顶紧著花心说:「浪穴,亲哥哥插得好不好?」
  「好....亲哥哥....轻一点....妹妹穴心痛了!」
  「浪穴....要想哥哥饶你是可以的,妳道浪穴....给我用力的夹!」
  小玲只好用劲一下下的夹著,但是那小穴已经被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那里夹得动呢!
  黄仁于是觉得不过癮,就抽出了鸡巴,一下子狠插了下去,小玲由痛而叫,由叫而哼....直到呻吟,然后眼前一湿,昏死了过去。
  黄仁见小玲昏死过去了,把大鸡巴抽回一点,顶住穴心猛揉,又把小玲给挺揉醒了过来。
  小玲张眼一看,喘了一口气叫道:「大鸡巴哥哥....妹妹死了....大鸡巴哥....骚穴这回完了........浪穴大概裂了....大鸡巴哥....饶了我吧....我给你瞌头,我给妳跪著....大鸡巴哥哥........」
  黄仁见小玲求饶了,这才慢抽慢插向小玲说:「小浪穴,哥哥会不会插呢?」
  「会插....哥哥是插穴的祖宗!」
  「哥哥要玩屁股,还有玩嘴!快........」
  「好,亲哥哥你慢慢来,你的鸡巴太大了,等妹妹挨得住的时候,随便你玩........」
  黄仁笑了一笑,突然的把小玲的腿往上一抬,就用力的狠抽猛插起来,插得小玲又一阵昏死过去,又插活了过来,那阴精像开了闸似的狂泄出来,黄仁始终没有丢精,小玲可是嚐足了大鸡巴的狠插了,黄仁足足插了三个钟头,到最后小玲连一点哼声也没有了。
  「大鸡巴哥哥....你是我的亲爸....妹妹嫁给你了....亲爸呀....我跟你了....我求你快丢精吧....妹妹真要死了....亲哥呀....妹妹完了........」
  「妳真肯跟我吗?」黄仁把整个大鸡巴头全都插进了子宫中,用肉稜子揉转著子宫口问道。
  「肯....肯....快点丢精吧!妹妹要死了!」
  「那么明天跟我回家过日子去,不许再干这种卖穴的事了。」
  「好,亲人,快丢精吧!」
  「说好了我就丢,明天跟我回家,不许反悔!」
  「行....只要你快点丢....我什么都答应你....拜托........」
  「好!」黄仁这才抽回一点鸡巴,好让小玲喘一口气。
  黄仁把鸡巴抽回一点后,突然又是一阵疯狂的抽插,但是插得小玲非常舒服,终于黄仁的精又浓又多的丢进了小玲的小穴中。
  日子过得极快,小玲卖到王姥姥旗下转眼半年过去了。
  小玲终于恢復自由之身,回到阿彩的身边,所幸阿彩还活得好好的,母女能够聚已算是庆幸的。
  小玲回首这段卖身的日子,真是不甚唏嘘,所幸她还年轻,半年的时间并没有她留下任何风霜的痕迹。
  在她离开王姥姥后不久,王姥姥与王大牛姊弟俩因为诈拐良家妇女,以及从色情行业,败坏社会善良风俗,被查封并被有关当局重罚,入监服刑了。
  小玲回来后,见母亲病情已见起色,后来经过诊断,阿彩所谓的绝症,原来并是完全正确,那是从前被蒙古大夫所误诊,使她和小玲作了许多冤枉事。
  不过无论如何,小玲卖身的事既然已经发生也没办法了,母女俩人无可奈何嘆息著。
  现在,由于小玲的卖身而使家里确实日子好过些。
  母亲的病情既然好转,而小也卖身完毕,以后日子可要好好地细量一番。
  母女俩商量的结果,便决定以卖菜维生。阿彩利用小玲卖身的钱向附近城里的市场租了一个摊位,然后自己再向菜农批购各种菜类到市场零售。
  等到将来赚了钱,再设法将摊位顶下来。
  上天不负苦心人,一年后阿彩母女终于赚了些钱,不需要再像从前过著苦哈哈的日子。同时,阿彩也将租来的摊位买了下来。
  那小玲也改头换面了一番,逐渐摆脱那段风尘岁月的阴影,而完全恢復往日单存的气质来。
  阿彩见日子逐渐宽裕,而女儿小玲也越发成熟嫵媚,心想如果能够让她早日成婚从良,也好了却心里的一桩心事,对她死去的朋友也有个交待。
  小玲长得漂亮大方,男人看了容易心动,所以常有些客人第一次来买菜后,便天天来光顾,成了固定的客户。
  这阿彩因为有勤快漂亮的女儿帮忙做生意,因此生意向来不错,熟的客人常喊她叫老板娘,至于小玲都称小老板娘,这可把阿彩叫乐了,阿彩这一生都在坎珂中渡过,今天母女相依为命总算熬出了头。
  小玲每天跟阿彩一起卖菜,倒是很少出门。不过有一天,小玲认识了一位年轻人之后,便常出门去。
  经阿彩问起,小玲才告诉她,这个年轻人很喜欢她,所以最近两人常常约会。
  阿彩听了,高兴的说道:「哎唷!我的宝贝女儿,交男朋友是很正常的事,应该早一点告诉我呀!」
  小玲说:「是啊!妈,人家怕妳会反对呢!」
  阿彩说:「傻孩子,妈高兴都来不及呢!妳迟早是要嫁人的。」
  这天晚上,母女俩在吃晚餐的时候闲聊著,阿彩又说:「改天带来让阿母瞧瞧,别只顾著自己偷偷交往,也好让阿母帮妳看看,阿母毕竟是个过来人嘛!」
  「阿母,好啦!我明天找他到我们家吃晚饭,好吗?」
  小玲有些不自在,毕竟这跟她以前所接触的男人不一样,这个叫罗大钢的年轻人是她恋爱中的男人,况且在此之前,她还没有正式谈过恋爱。
  阿彩当然是一口答应。
  隔天晚上,罗大钢果然被邀到小玲家吃晚饭,此时的阿彩以非从前阿蒙,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卖菜赚来的钱,以分期付款向银行贷款买来的。
  小玲向阿彩及罗大钢分别介绍认识后,阿彩对罗大钢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,觉得小玲日后嫁给她,也算是小玲的福气,这表示阿彩并不反对小玲与罗大钢交往。
  吃完饭后,看看时间还早,罗大钢又跟小玲出去看电影。
  阿彩乐于小玲能早日成婚有所寄托,不必再跟自己吃苦,如今她见罗大钢一表人才,内心颇对他满意,当下罗大钢带女儿出去也不加反对。
  罗大钢和小玲看的是一部爱情文艺的影片,其中的剧情,曾经有两次男女全身裸露的激情镜头。看得罗大钢和小玲几忽都要窒息一般难受,两人也就越坐越近,彼此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的呼吸。
  其实两人已经约会过几次,双方搂搂抱抱或亲亲热热是在所难免,只是从来没有赤裸裸真实的拥抱过对方。
  小玲日旷已久,但她自认败花残柳,为了不被罗大钢产生不必要的误解,她必须像个淑女。而罗大钢虽然曾与她亲热过,但毕竟他不曾和小玲上过床,尤其受到电影里的情节刺激,更使他想进一步的嚐试。
  他想:也许他应该完全占有她,这才能表示双方彼此深爱著对方,只要小玲不拒绝的话。
  于是罗大钢大胆的向身旁的小玲说:「小玲....我爱妳....可以吗?........」
  「唔....嗯........」小玲突然面红耳赤,只是把头往下低,并没有作出任何拒绝的表示,罗大钢明白小玲已经同意了。
  看完电影后,罗大钢带她去附近的一家兵宾馆。
  不久,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小玲被压在下面,四片嘴唇交织在一起,两人狂热的吻著,气喘著。
  大钢把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脱去,小玲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。
  大钢抚摸著她的胴体,从酥胸到肚子上,然候他摸著她的大腿,最后摸向她神秘的三角洲。
  「啊....啊....嗯....哼........」
  小玲闭著眼睛舒服地享受爱人的爱抚,此时此刻她是无限的幸福。
  大钢把她的大腿分开,望著她那水淫淫的浪穴说:「小宝贝!大钢哥哥要来啦!」
  「唔....嗯....嗯........」
  小玲早已被大钢的魔手搔得全身发麻,春情绽放,此时此刻她已期待他的到来。于是,大钢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,然后双手抱著小玲的浪臀。
  「滋!」「啊....啊........」
  大钢的鸡巴又粗又大,他探试了几下,好不容易才插了进去。
  小玲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插过,嫩穴变得异常紧绷,大钢的大鸡巴一旦插进去,小玲觉得很涨。
  「卜滋!卜滋!」
  小玲的浪水又流了许多,大钢舒服地全身热血沸腾,他猛烈地抽插著。
  「哦....嗯....哎唷....好美....求求....你....用力....啊....好痒....雪....痒....钢哥....好会插....浪穴....快.........」
  「唔....嗯....嗯....嗯哼....妹妹....受不了....啦....用力顶....啊....嗯....嗯........」
  她流著香汗,双眉紧蹙,香汗不停的淋漓,娇喘不息,那对豪乳也被推得颤抖不已,增加不少情趣。
  大钢继续搞了五十来下,然后将小玲的双腿放下来,小玲则双脚併拢伸直,夹著大钢的大鸡巴。
  「卜滋....卜滋.......」大钢奋力的抽插著小玲的浪穴。
  「啊....唔....好美....对....用力....用力...不....要....停下来....快........」
  大钢低头一看,只见小玲的阴丘下夹著他的大阳具,每当他往内插入时,阴丘便会跟著往内凹陷,鸡巴抽出时,阴唇也跟著往外吐。
  「哎唷....哎唷....我爱....你........」
  小玲被大钢搞得天旋地转,意乱情迷起来,她没命的叫床,嘴里嗯哼不已。
  罗大钢在此时,把劲道用了十分,所以当大鸡巴插穴时,可以说棒棒都中花心,把小玲搞得喊爹叫娘的。
  又干了几十下,大钢叫小玲改采跪姿,然后他则跪到她的屁股后面,紧接著大钢双手按住小玲的浪臀,将鸡巴在她的嫩穴口上下左右不停的磨蹭一番。
  「啊....啊....来....吧........」
  小玲仍不停地浪吟著,终于大钢的鸡巴在她的浪吟声下,又再度的插了进去。
  小玲的叫床声更浪更媚了,大钢只插了三十来下,便觉得有一股射精的冲动,于是他更用力的顶撞了数下。
  「噗!噗!」
  「啊....嗯....哼哼....唷....哎唷..........」
  在小玲的浪声中,罗大钢满身大汗颤抖著身体,然后他的阳精一股股的射出........。
  半年后,罗大钢带著小玲走向地毯的那一端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结婚那天,小玲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身孕了呢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